Fineee

数杏仁,

数那苦得让你睡不着的,

把我也数进去:

我想接住你的目光,当你望了望而又没人看你,

我纺那条秘密的线,

那颗你正在想着的露珠沿着线

滑入由找不到心的词语

看守着的水罐。

只有在那里你才整个地进入那属于你的名字,

双脚才稳重地步入你自己,

你的沉默之钟的钟锤才自由地摆动,

那被无意中听到的也抵达你了,

那死去的也用手臂环绕你了,

于是你们三个迈步穿过黄昏。

把我变苦。

把我当杏仁来数。

——保罗·策兰《数杏仁》

黄灿然 译

我想接住你的目光
从今
往后

扫街一角

以霞为背

那天清晨落叶满地,
两条路都未经脚印污染。

書名人名如殘葉掠空去,
見了你,
才恍然與根本的根本。